当前位置:首页  /  党员社区    /   心灵家园    /  文章详情

改革开放下“一带一路”中的中新关系变迁
滨海新区   王梦琳   2019-01-14  浏览数:

最近知乎上有个热门帖子“你是什么时候感觉到‘中国强大了’?”我的回答是:“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今天,我几乎时时都感到中国在变强大。”

新加坡是个只有719平方公里、561万人口的城市国家,曾经以飞速发展的新加坡速度,扮演着东南亚经济和商业中心的重要角色。

2018年9月19日,在2018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国家信息中心发布了《一带一路大数据报告2018》,测评结果显示,新加坡位列“一带一路”投资环境指数第一,国家投资环境指数最高,报告分析称,政治稳定、经济发展动力强劲、营商环境优质、对华关系友好,是排名靠前国家普遍具有的特点。

但就在一年前,首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上,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却并未出席。2016年7月,所谓南海仲裁案结果出炉后,除越南、菲律宾以外,东盟国家中只有新加坡明确表达了对所谓仲裁结果的认可。2016年11月23日,新加坡9辆装甲车在香港被扣押,这一时期中新关系几乎降到冰点。就好像两个关系还算暧昧的情侣,经过了两年冷战期,又回到了当初的温存,甚至关系更加亲密了。这短短的两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中新关系从冰点重新回到正轨?

新加坡是一个典型的外向型经济体,作为一个外贸主导的小国,其经济严重依赖对外贸易,任何国际经济事件都会对新加坡经济产生较大影响。但自2012年起,新加坡的对外贸易增长就步入了停滞状态,2016年新加坡的对外贸易额同比暴跌17.06%。作为一个世界贸易的“中间人”新加坡即没有庞大的市场也没有原材料资源,为了巩固自身的地位,这时的新加坡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了“美国主导”的具有浓厚的针对中国的色彩的“TPP”协议上。因为他们似乎认为无论在政治上还是经济上,只有产生对立,“中间人”的位置才变得举足轻重。在这期间他确实也在东南亚翻云覆雨,与中国之间制造各种争端。

但世界风云变幻,此时大洋彼岸,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重拾贸易保护主义抛弃了TPP。而且,新加坡此时面对的困难还不止这些,在美国就业机会外流问题上,新加坡更是被特朗普“点名批评”。称美国百特医疗公司在美国当地裁退199名员工后,把工作地转到新加坡。在他看来,新加坡在自由贸易政策中的获益,正是以美国人民失业为代价的。另一方面,新加坡期待的“亚太再平衡”战略设想也与特朗普“美国优先”战略向左,在如此情境下,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对新加坡的外交与贸易政策将会做出更不利于新加坡的调整。这里有个可笑的事情,2017年G20峰会后特朗普把李显龙的名字叫成印尼总统维多多。

而新加坡的老朋友,曾经闭门锁国的中国,在经历改革开放四十年后,却顺应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文化多样化、社会信息化的潮流,秉持开放的区域合作精神,致力于维护全球自由贸易体系和开放型世界经济,大力推行“一带一路”政策。这个政策充分建立在中国与相关国家既有的双多边机制,同时借助既有的、行之有效的区域合作平台,积极主动地发展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

曾经经历过“落后就要挨打”“闭门造车没有出路”的中国,在改革开放四十年后,深知开放的重要性,她张开更大的胸怀迎接着新世界。此时此刻东南亚其他国家也纷纷积极参与到“一带一路”合作中来。昂山素季希望中国帮助升级皎漂港口,杜特尔特希望中国参与本国基础设施建设。数据显示,2017年,东盟地区GDP超过2.5万亿美元,亚洲开发银行预测,东盟在未来一年的增长率将超过5%,有可能在2030年成为世界第四大经济体。庞大的市场机遇下,各国的经济发展阶段及产业优势却截然不同,“泰国,产业优势是汽车业,印尼有非常丰富的天然资源;越南正在积极发展科技制造业。”大华银行集团外国直接投资咨询部主管张志坚称,这种巨大的差异性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意味着庞大的商机。为了尽快抢占市场份额的先机,科技巨头直接向已经快速增长的东南亚科技公司进行了投资。阿里巴巴再次向东南亚电商平台Lazada投资了10亿美元,距离上次投资首个10亿美元刚刚过去一年。腾讯、京东等中国互联网巨头们纷纷着手扩大其在东南亚科技界影响力。而新加坡是一个国际金融中心,更具金融、法律、税收优势,它又地处亚洲和大洋洲、太平洋与印度洋交界处,是欧洲、非洲到东南亚各国和大洋洲最短航线的必经之路,是海上丝绸之路的主要交会点。这时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新加坡。

新加坡似乎也看到了这些,单凭自己的战略地位在安全上依赖美国,经济上吃定中国继续左右逢源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国际格局正在演变,地缘政治早已落后。

2017年9月,距“一带一路”峰会两个月后李显龙突访北京,表示,“一带一路”将建立的是一个开放、自由、互惠互利的联系,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倡议与沿线的地区和国家合作,新加坡不能缺席“这次盛会”。新加坡外长维文也表示,“一带一路”理念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从一开始,新加坡就全力支持,新加坡地理位置特殊,是“一带一路”沿线的重要一站。”可以说是转变得非常快了。

2018年10月25日由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与新加坡贸易和工业部共同主办的首届中国—新加坡“一带一路”投资合作论坛25日在新加坡举行。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宁吉喆与新加坡贸工部长陈振声出席论坛并作主旨发言。宁吉喆指出,第三方市场合作是中新两国合作新的亮点,开拓了两国合作的新领域。这一新领域解决了新加坡“中间人”的后顾之忧。目前中国在新加坡的投资总数占据所有“一带一路”国家总投资的三分之一,反过来,新加坡在中国的投资总数占据“一带一路”全部国家对华总投资的85%。双方已经建立紧密的合作关系。

 看,这才短短两年,在这么小一块地方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我从2015年到新加坡居住,只是一个历史的亲历者,吃瓜群众,这几年新加坡人民对我们的态度,经历了客气,不屑,讨厌,敌对,难受,到理解和赞扬。今年,我打出租车,司机师傅说他女儿今年考上了上海的大学,在中国留学,以后打算留在中国工作,觉得中国机会更多。我的房屋中介咨询过,雄安新区是怎么回事?听说房价猛涨,我们能去工作吗?我的保险经理问,中国这几年保险业发展快速,她想来中国工作,哪里更好?甚至,我认识的印尼保姆都问,去北京当保姆是不是可以赚更多钱。

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共产党经历了艰苦努力,卧薪尝胆,勇于创新,从农村改革起步,不断拓展城市改革,企业改革,市场改革,政府改革,社会改革,文化改革,让当代中国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转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由封闭经济走向开放经济。我在韩国留学时,记得一个韩国同学问我:“你们为什么要走社会主义道路,不像我们一样走资本主义道路?”我说:“我们都一国两制了,你们居然还沉迷在意识形态中。你要记住,我们走的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跟别人都不一样,我们不输出意识形态,因为我们奉行每个国家应该走自己的道路,而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改革开放是最符合我们利益的道路。”


上一篇                    下一篇